帮助
当前位置: 建筑首页 > 建筑热点

福斯特事务所墨西哥机场项目,耗资133亿美元中途被终止

  • 2018-11-07 09:50
  • 专业分类:建筑设计

本文摘自:城市建筑(ID:UA_2004)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近日,由于公众在全国公民投票中投票反对,由福斯特事务所设计的,耗资133亿美元的墨西哥城机场项目在建设中途被终止。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布拉多保证尊重公众投票的结果,70%的人支持取消新墨西哥国际机场(NAICM)的举措。新机场预计将耗费133亿美金,而截止目前,机场的建设工程已经完成约三分之一,基础建设已经耗费52亿美金。是什么使这座由名师设计,耗资巨大,并且已经投入建设的巨型项目停摆?让我们一起回顾事件的始末。

开 端

墨西哥城原有的机场,贝尼托·胡亚雷斯国际机场最早的航空活动可以追溯到1910年,历史悠久的它今天面临着日益增长的航空需求所带来的难题。早在21世纪初,墨西哥内就渐渐地有希望重建或新建机场的声音出现,却因为2002年发生的暴乱运动而不了了之。2007年,二号航站楼开通,大大增加了机场的运力。然而,由于机场地处人口稠密的地区,场地条件限制了机场再次扩建的可能性。2014年初,时任墨西哥总统的恩里克·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宣告,将会在首都墨西哥城建一座新机场,以替代原本的旧机场。他希望这个新机场能成为整个墨西哥的新象征。

贝尼托·胡亚雷斯国际机场二号航站楼

这个新机场将要作为大型交通枢纽,并额外满足每年40万的乘客流量。扎哈•哈迪德、福斯特事务所和SOM入围了这一项目的最后竞标名单。最终赢得机场设计竞赛的是英国知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foster + partners)以及他的合作伙伴墨西哥大亨斯利姆的女婿罗梅罗 (Fernando Romero Enterprise)以及荷兰机场咨询公司NACO。


福斯特事务所获胜方案


雄心勃勃的设计方案

“它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场之一,占地面积达到743000平方米。它拥有前所未有的设计”用诺曼·福斯特自己的话来说,“它没有一般的顶棚,没有垂直墙壁,也没有传统意义上所指的柱子。”

高技

该设计对大跨度的、单座的围合机场创造了一个新概念,得到了更高层次的效率和灵活性。比起通常情况下分散开的航站楼设计,整个新机场由一个轻型网壳相连,而内部所有的墙和屋顶也配合着,以线性的曲面环绕着内部空间,它的跨度超越100米,最长可达到170米,是传统机场的三倍。纵观整个体块,机场形如“X”符号,象征着“墨西哥”的国名,在呈现飞行般流动感的同时,也有效地增加了登机闸口的数量。

这种设计加强了空间的流动性,缩减步行距离并使人们更容易在内部到达目的地,旅客会在这里得到独一无二的体验。项目中提供了能够容纳内部变化并增大接待人数的最灵活的设计,同时航站楼的空间易于引导,旅客也不必像在别的机场那样乘坐内部摆渡车或者穿梭在地下通道,这是一次光和空间的盛宴。为了使机场方面运营更加灵活,建筑师将未来的旅客增量都纳入该设计中,并一直计算到2028年甚至更加往后的数值。

新机场效果图

环保

以“高技”著称的诺曼·福斯特,在为该项目设计独特的外观以外,也十分注重节能与可持续发展,该项目获得了铂金LEED认证。整栋建筑的基础设施都藏在地下,让屋顶从错杂的输送管线中解放,并让建筑的生态表皮暴露在外。这个强大的结构能够利用太阳能、收集雨水、提供遮阳、引导日光和开拓视野,并且在热学与声学方面也同时表现卓越。通过从土壤、日光吸取能源,收集雨水等一系列措施,大大降低了能耗。由于机场地处气候温热、干燥的地带,建筑内还大量引进外部空气,加强了空气流动性的同时,也减去了不必要的能源浪费。全年大部分时间内,建筑都几乎是完全由室外空气来维持航站楼内部舒适的气温的,基本不需要额外的加热或制冷。

同时,诺曼福斯特指出,建造新机场所面对的挑战包括如何使它能够承受当地经常发生的地震,另外墨西哥城是填湖建造出来的,地质不稳是一个须要克服的难题。建筑师运用了轻质的玻璃和钢铁结构,以及高耸的拱顶,来解决墨西哥城棘手的地质问题。预制的建筑构件使的机场能够迅速的进行施工,免除了对脚手架的需求。这座由墨西哥承包商和工程师建造的新机场将会成为墨西哥人展现创造力的窗口。

新机场效果图

政治的力量支持与未来愿景

2014年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为这个项目大开绿灯,为此其支持率大幅升高,并颇有争议的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他在发言中称随着游客人数的增多,机场的发展也会成为周围地带重建翻新的催化剂。墨西哥通信与交通部长埃斯帕萨说,新机场料于2016年中动工,政府正在与美国工程公司Parsons接洽,希望对方接下该工程的管理工作。新机场的首期工程所需的经费将由墨西哥政府提供,之后的经费准备通过发行30年期国债来筹集。新机场一期工程所需时间至少五年,墨西哥政府希望在50年内,把首都机场的乘客吞吐量增至一年1.2亿人。据埃斯帕萨透露,新机场落成启用后,旧机场将关闭,其所在地段将兴建大学建筑和货仓。


新机场效果图

时任墨西哥总统恩里克·涅托


质疑与争议

尽管福斯特事务所赢得了竞赛,并且得到了当时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关于这个项目的质疑和争议却从未停止,反对的声音来自几方面:

政治与经济危机

时任总统恩里克·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会在2018年7月1日之后离任。而他最有可能的继任者,总统竞选者安德烈·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公开反对该项目。这为新机场未来能否顺利建成使用蒙上了一层阴影。洛佩斯认为新机场总造价133亿美元过于昂贵,并且指责政府贪污腐败,通过这些巨额合约捞取政治利益,并声明他支持另一机场建设计划,即将首都北侧的空军基地Santa Lucía Base变为新航站楼,利用现有设施提升城市的旅客运量,而且造价更低。洛佩斯声称在7月1日大选中如果获胜,他将任命的墨西哥交通运输部长承诺“将在2018年7月3日或4日”立刻要求暂停新机场项目。


环境与资源压力

洛佩斯并不是唯一一个质疑该项目的批评者,这一项目在选址上也颇受争议。机场的选址是一片潮湿的沼泽地,那片沼泽地和墨西哥城的很多地方一样,在不断下沉。多份报告宣称,由于城市从地下含水层取水,建设基地以每年8到16英尺的速度下沉:这几乎是墨西哥城地区下沉速度是最快的地方。同时需要建造由巨大的管道、隧道和运河组成的巨大的排水系统,因为航站楼和跑道在5到10月的墨西哥雨季和洪水泛滥时节也可以保持干燥。“如果考虑到各种可行性,在这里建设新机场应该是最糟糕的选择”环境影响专家、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教授Fernando Córdova说“这也是这里为什么至今也没有开展城市化的原因。”

另外一些人指出,新机场的建设会给湿地里近130种鸟类带来严重的环境影响,并加剧墨西哥首都水资源短缺危机。新机场连同附近同期建设的机场工业商业园区,每年需要消耗超过2300万立方米的水。一些权威机构已经发出警告宣称,如果墨西哥首都不降低水资源消耗率的话,其现有水资源将仅能满足其未来50年的需求。

专家认为新机场建设将对周边自然环境产生破坏

无序的城市化发展

墨西哥城市主义研究所的联合创始人Richard De Pirro,特别关注到了新机场落成可能带来的城市无序蔓延问题。新机场附近的人口聚集区Ecatepec --- 是座拥有160万人口的卫星城,它也是墨西哥城2100万城市人口中的一小部分。这里的居民甚至没有参与到新机场施划的决策过程,但是他们却会承受机场噪音的污染,以及项目颁布之后立刻的房地产涨价的影响。 他说,“机场周边并没有纳入用地规划,因此也没有明确的用地功能。我因此担心这里周边会通过自发定居形成城市的无序蔓延,而这种情况在拉丁美洲非常常见。30到40年后,新机场周边就会被无序蔓延的城市所包围。也就是说,目前机场周边地区严重缺乏发展规划。”

僵持阶段

一方面,下一任总统的有力竞争者洛佩斯关于新机场的主要质疑是预计133亿美元(103亿英镑)的成本——其中60%由墨西哥政府资助,其余40%由银行贷款和债务担保构成。作为更便宜的替代方案,他建议保留该市现有的机场,并将其扩展到附近的现有军事基地。

另一方面,墨西哥当局坚称鉴于具体情况目前的选址仍是最佳选择。放弃新工程而使用洛佩斯大选获胜将提出的方案在很多层面上都将是一场灾难,首先扩建方案将会增加运营风险。并且老机场也并不会被废弃,其所在地可能变成大学、大型公园、主干道路、或是新工业区,另外,暂停新机场建设政府将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因为已经花费在三年工作上的52亿美金将会被浪费掉。同时,负责该项目的即将离任的总统恩里克·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也辩称,新机场将为墨西哥城拥挤的贝尼托·华雷斯机场创造450000个工作岗位,并缓解交通拥挤。

建设中的新机场

工人正在建造墨西哥城新机场的航站楼地基

新机场周边的产业布局图

由于双方意见的僵持,2018年8月,墨西哥即将上任的总统洛佩斯召集了一次全民公决,以便公众能够决定是否继续建设首都的主要新机场,以确定新墨西哥城国际机场项目的命运。这次公投要在他12月正式上任前几个月举行,让项目的命运掌握在公众手中。结果将是有约束力的。“所以我们不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这是最好的要求。”洛佩斯在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说道,他补充说:“墨西哥人并不是未成年,他们都是一个个聪明的人,我们要用民主的方法。”

新任总统洛佩斯在投票前的讲话

墨西哥民众投票

结 局

2018年10月29日,墨西哥当选总统洛佩斯宣布了投票结果,他将尊重全民投票的结果,这次投票有70%的参与者投票赞成废除部分建造的新墨西哥城国际机场。报道称,共有一百万人参加了本次公投,也就是全国每90名登记选民中有一人参加了投票。“公民的决定是民主的、理性的和有效的,”洛佩兹宣布“人民决定了这一结果。”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洛佩兹说,投票结果是“环境运动的胜利”,并建议利用尚未完工的建筑来创建“一个大型体育和生态中心”。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