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建筑首页 > 建筑热点

全球最颠覆的图书馆:煮饭、租房、唱K……无所不能!

  • 2019-03-27 09:57
  • 专业分类:建筑设计

本文摘自:青年建筑(ID:i80arch)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全芬兰地价最高的“钻石”地段——

首都赫尔辛基的市中心,议会大厦对面,

市政府却花了近一亿欧元(人民币近8亿),

造了一所全开放的免费“大客厅”,

无论是流浪汉还是难民,

都可以自由进出!

这里虽然还是叫图书馆,

孩子们进去是为了打网络游戏,

大人们进去可以做衣服、打毛衣、玩乐器,

甚至还能做饭……

这里被取名为“书的天堂”,

竟然一开馆没两天,书架就被拿得空荡荡!

鸟瞰颂歌图书馆

图书馆内的人们

开馆三个多月以来,

访问人数已超过90万人,

每天都有上万人前往。

该建筑也入围了欧洲顶级建筑奖项

密斯奖(Mies vander Rohe Award)的候选名单。

这到底是什么奇葩图书馆?

跟随一条摄制组,

独家揭秘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公共图书馆:

赫尔辛基颂歌图书馆。

点击上方视频,查看全世界第一个

真正关于颂歌图书馆的短视频故事!

撰文   殷紫



芬兰的图书馆制度是全世界第一的。颂歌图书馆于2018年12月6日——芬兰第101个独立日,正式开放。

从1998年正式提案、到后来的公开招标、馆名征集,到设计完工,花了20年。

在2013年的国际公开设计招标中,通过匿名评选,赫尔辛基的ALA建筑设计事务所胜出了。


 一座桥,架起一个天堂 

颂歌的形状很特别,像一艘庞大的船只,起伏的顶端又好似一片巨型的白云。

整个建筑17000㎡,共三层,内部支撑结构,就是一座铁桥。


图书馆三层结构

图书馆与周围城市环境相融

但其实据设计颂歌的主建筑师之一南安迪(Antti Nousjoki)讲,灵感的出发点,还是在于考虑它的功能:

作为一个地处赫尔辛基市中心,毗邻热闹商圈、火车站和美术馆的公共空间,能够给市民们带来什么样的服务?又能填补哪些缺失的城市设施?

“人们需要的是一个既可以社交互动,又可以独立工作的地方,而它必须基本上是免费的、自由进出的,面向所有人的。”


顶层大厅长达150米

 三层:4500㎡的“书的天堂”,不以书为主 

桥的上端所支撑的,被建筑师称为“亭子”的,就是顶层“书的天堂”。

周边全部玻璃墙围住,似乎悬空于桥上。充分利用自然采光,这在北欧冬季,日照极为短暂的天况下,显得尤为重要。



而被命名为“书的天堂”(Book Heaven),是由全体馆员集体讨论一致通过的结果。


可是开馆没几天,人潮涌动,过于火爆,顶层的书架上的书立刻被拿空了。芬兰媒体纷纷撰文质疑:为什么“颂歌”作为“书的天堂”,书却那么少?


建筑师南安迪说:“图书馆必须储存大量的书——这种陈旧的布尔乔亚式观念,拖了当代图书馆设计的后腿。

有些人固守这种19、20世纪的概念,搞得图书馆越来越不受欢迎,也导致了现在世界上好些地方的图书馆都维持不下去,不得不关门。

在全芬兰最贵的地盘上,造一个大楼,却把大部分空间用来放实体书,也是不合理的。”


在建筑师看来,“书的天堂”更像一个书店的概念,这里基本上陈列最新最热门的书,流动性很大。而不是传统书库概念,永远是一样的内容。

这里的书架只占了整个层面4500平方米中三分之一的面积,建筑师把书架设计得比较低,适合随手翻阅,人们来随意浏览,偶尔发现一些惊喜。


顶层是整个颂歌图书馆唯一能找到书的地方。这里的10万册图书,只是整个赫尔辛基公立图书馆系统350万馆藏的一小部分。

这里实体书虽然少,但人们通过图书馆网络,可以随时查阅自己想要的书,并且选择到离家最近的分馆取书,也可以在任何分馆还书。


图书馆有数量众多的电子书和有声读物供出借,还可凭图书卡登录网络,借阅120个国家,60种语言出版的近6千种杂志和报纸。

所以传统书籍虽然仍是图书馆的重要馆藏,却只是传播信息和知识的方式之一。

为了更好地迎合现代人的学习和阅读习惯,图书馆必须提供对用户来说更有实用价值的“产品”。


顶层阶梯式阅读区

三层也是整个图书馆最开放和活跃的空间。凌驾于嘈杂的街面之上,视野开阔,适合读书写字、冥想发呆。大面积采光,大面积的台阶式区域可坐、躺。


顶层为360度全玻璃幕墙,玻璃上有白色斑点,是特殊的定制玻璃,为了在强烈的太阳光照情况下,缓解室内形成的巨大反光和热度

然而这里并非禁语区,人们可以自由走动、交谈,因为景观太美,甚至还有不少人带了行头来表演,来拍艺术照的。


顶层儿童区尽头的故事屋

还有飘着香味的咖啡、点心、茶歇区域,也有满地爬着婴儿的儿童玩耍区。


南安迪说,对于是否要把开放式儿童区设置在顶层一端,建筑设计团队和图书馆员有过非常激烈的争论。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孩子和家庭是图书馆的重要客户群,不能因为怕孩子吵,而把他们分隔开,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

结果开馆后,儿童区附近那一片,成了自由职业者们最喜欢蹲点儿的地盘。虽然是全开放,由于收音特殊设计,不会嘈杂。原先怕孩子吵闹、影响其他用户的担心完全不存在。


首层空间与市民广场无缝衔接

 一层:市中心的免费大客厅 

颂歌的支撑结构,就是一座铁桥。而桥的下端,是开放底层大厅,好比室内广场,连接户外活动空间。


具有雕塑感的木制拱形元素

这也是整栋建筑最嘈杂的部分,除了信息服务台、还书借书,还有餐厅、电影院和多功能报告厅。


一层电影院(效果图)

电影院外部休息区

公共休息区

在市中心和朋友汇合,走累了歇个脚、上个厕所、喝口水,这里都是最佳选择,没有保安来驱赶你,也没有繁复的安检设施。


 二层:汇集各种黑科技,

 还可以打游戏、缝衣服、做饭…… 

而躲在“桥洞”里的中间层,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却是别有洞天。

这一层汇聚了图书馆的精华科技和特色服务,集中体现了芬兰公立图书馆系统强大的公民服务意识,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独一无二的。


用于支撑顶部的桥梁的桁架间,形成了一系列灵活且不规则的空间

相对独立的大开间、工作间,比桥洞下的全开放空间更安静

免费开放的缝纫工作台

宽敞的缝纫工作台、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巨幅海报打印机,以及各种各样的大小仪器,比如塑封、胸章机等等。甚至还有相当专业的木工和金属手工制作工作室。


厨房空间效果

孩子们有专门的电脑游戏室,大人们能玩的东西也不少:专业录音棚、卡拉OK室、琴房……甚至还有一个设备齐全的专业厨房,可以用来聚会请客。

所有这些设备,大多数免费向持有图书卡的用户开放,只需提前上网预约。


一条记者现场制作“一条”布袋

所有机器使用都是免费的,只收取所需材料费。3D材料费便宜得一塌糊涂,每件0.7欧元。

一条记者用电脑激光切割机做“一条”布包所支付的材料费也才几欧元。


还可以免费租用长达3小时的房间:可以最多容纳16人,开会、放电影都没问题。图书馆馆员幽默地告诉我们,用户租了房间后,关起门想干嘛就干嘛。

经过体验,这里绝对是自由职业者的免费办公地点,可以工作,见客户开会,打印扫描等,都不要钱。


用户在免费使用的3D打印机前

不分老幼、不论贫富,为所有居民免费提供终身学习机会和娱乐用品——这是芬兰公立图书馆的宗旨。

所以除了书、唱片和DVD这些传统图书馆借品之外,人们还可以在图书馆免费借用:桌游游戏、电脑游戏,手提电脑、iPad、摄像机、耳机、键盘、扫描仪,甚至还有溜冰鞋、滑雪板、网球、哑铃、飞碟等体育用品。琴房提供的各种乐器也是免费的,一些分馆甚至有三角钢琴。

至于五花八门,你想也想不到的东西就更多了去了:血压仪、老花镜、指南针、雨伞、充电器、头盔、电钻、读卡器……


ALA建筑事务所合伙人合影(左一为南安迪)

 建筑师的期待:当代公共建筑的未来 

颂歌图书馆开馆后,国际各大媒体如英国《卫报》、《金融时报》争相报道。《纽约时报》更是在头版刊登大幅图文,并对比美国一些地方公立图书馆因经费不足、人流稀少不得不关闭。

BBC甚至要求馆方闭馆一天便于拍摄,却被馆方断然拒绝,说这怎么可能,我们是为公众服务的,不能为了迎合媒体这么干。


颂歌图书馆每周7天向市民开放

建筑师南安迪自己谦虚地认为,这是近十年来世界上最具有实验性和大胆的公立图书馆案例。

他还提到,近年来有一个不好的图书馆设计趋势,就是乍一看好惊艳,仔细一看是作秀,华而不实,并没有真正为用户服务。这类建筑有着其他的目的,而非图书馆真谛。


扶梯从首层通向中间层

贯穿三层的螺旋楼梯

从顶层俯瞰中间层

颂歌的三层楼面,是对市中心周边环境三种不同的呼应:

底层:社交大客厅;

二层:工作室/会议室/手工制作间;

三层:读书/写作/休闲。

南安迪认为,因为建筑结构打破了常规的支撑模式,这三层之间并无阻隔,空间流畅,而其中的人和活动也是流动的。


站在螺旋楼梯底部仰视

50年以后,里面的室内设计都可以改变,以适应那个时代用户的实际需求。然而,整个建筑框架和支撑结构是永恒不变的。这样,注定了这栋建筑将是不同寻常的。

从某种程度上,建筑师是从设计出发,尽量保证颂歌将永远是个服务于公众的公共建筑。


赫尔辛基市中心鸟瞰-颂歌图书馆施工中

颂歌图书馆建成后

“在荒郊野外的一座孤零零的建筑,对于社会的影响力是微乎其微的。而像颂歌图书馆这样,和城市生活紧紧相连的建筑,作为城市的一部分举足轻重。

所以,建造一个更好的都市领域,是当代建筑师最大的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机遇。”


图片摄影:Tuomas Uusheimo, Daniel Leiviska

鸣谢:颂歌图书馆,ALA建筑事务所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