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建筑首页 > 建筑热点

一颗鸟蛋 -- 荷兰“潮水”鸟类观测站,与环境的完美相融

  • 2019-04-23 09:30
  • 专业分类:建筑设计

本文摘自:谷德设计网(ID:gooood-cn)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自 RO&AD Architecten + RAU Architecten 对gooood的分享


*项目名称释意:“TIJ”在荷兰语中是“潮水”的意思,在该项目中指的是哈灵水道的回潮,在读快时还有“蛋”的意思。


‘T IJ是为庆祝2018年11月哈灵水道的开闸而设计的一系列作品中规模最大且最显著的一个。水闸的开放旨在提高水质并增强生物多样性,同时促使鱼类从荷兰的北海迁移至马斯和莱茵河的三角洲地带。


该举措将创建一个耐盐及喜盐的新环境,周边自然保护区的生物多样性也将逐渐增加,在未来几年形成一个更加强健的生态系统。为了鼓励人们亲自体验并探索这些变化,哈灵水道地区新建了一系列鸟类观测站。


项目概览

‘T IJ是一个蛋形的鸟类观测屋,位于哈灵水道附近的Scheelhoek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沿岸防线的内侧是大规模的芦苇床,外侧则是一些平坦的沙岛。这些岛屿为一些鸟类提供了繁殖和觅食的栖息地,例如普通燕鸥和篦鹭,以及当地标志性的白嘴端凤头燕鸥等。


一个蛋形的鸟类观测屋


沙岛为一些鸟类提供了繁殖和觅食的栖息地



白琵鹭(左)和白嘴端凤头燕鸥(右)

‘T IJ观测站属于大规模景观规划的一部分,人们可以从停车场区域一路穿越Scheelhoek自然保护区,最终到达“鸟蛋”。游客们在行走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崖沙燕的鸟类群落以及一些涉禽,当然,还有燕鸥。


场地平面图


水岸视角 


游览路径视角

为了避免对鸟类形成干扰,游览路线的最后一段被设计为隧道的形式,由再利用的系船柱和曾用于制砖业的红铁木板建造而成。

隧道的内表面被沙子覆盖,能够为燕鸥或涉禽提供栖息环境,外表面则为崖沙燕提供了筑巢的凹洞。“鸟蛋”位于路线的终点,从这里可以观察到正在孵化的燕鸥以及各类生活在水中和水边的物种。


隧道的外表面为崖沙燕提供了筑巢的凹洞

观鸟屋是根据白嘴端凤头燕鸥的鸟蛋形状而建造在沙巢上的,就像天然的鸟巢一样。“鸟蛋”的温床由垂直排列的栗木条、芦苇以及小沙丘构成,“鸟蛋”本身则通过参数化设计实现了形状、结构完整性、木材尺寸以及开口尺寸之间的良好比例。

该结构在工厂预制完成后进行拼装,以便通过小尺寸的木制单元来实现较大的跨度。


形状生成过程


通过参数化设计建造的“鸟蛋”


“鸟蛋”表面细部

“鸟蛋”的下半部分由固雅木(accoya)制成,能够抵御每年数次的淹水。上半部分由松木制成,在全年保持干燥状态。“鸟蛋”顶部覆盖着一层茅草,是从海防的内侧收获而来。


茅草屋顶则位于潜在最高水位线上方的位置。内部的地面选用了复合木材(CLT)和混凝土,能够加强结构的稳定性。从“鸟蛋”中,游客们可以看到周围的一系列岛屿,以及哈灵水道和水岸的美丽景色。


上下部分材料示意


内部视角


上半部分由松木制成,在全年保持干燥状态


下半部分由固雅木制成,能够抵御每年数次的淹水


观鸟步道


“鸟蛋”顶部以茅草覆盖

T IJ的木结构由402个单元在现场组装而成,并且可以完整地被拆解,这种可重复利用的模块化属性以及它所使用的环保材料使其几乎具备了完全的循环性和可持续性。


施工过程


在反映事物短暂性的同时,我们还必须意识到“鸟蛋”同样也是一个暂时性的存在,并且将在未来的某一刻被拆解。到那个时候,它或许会被回收和重新利用,但不会对自然或人类产生有害的影响。


以这种方式,‘T IJ创建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使人与自然的关系能够变得更加亲近,从而成为彼此世界里的一部分。


夕阳下的观鸟屋


一个新的生态系统



 项目图纸 


设计草图


场地立面图


3D形态和结构模型


结构单元示意


剖面图


Architect: RO&AD Architecten, Bergen op Zoom – RAU Architecten, Amsterdam
Design team RO&AD: Ad Kil, Ro Koster, Martin van Overveld, Athina Andreadou, Loyse Rebord, Rodrigo Altamirano
Design team RAU: Thomas Rau, Michel Tombal, Jochem Alferink
Commissioner: Vogelbescherming & Natuurmonumenten
main structural engineer : BreedID, Den Haag
Structural engineer wood: Aalto University Finland
Wood engineering: Geometria, Finland
Landscape: H+N+S Landschaps Architectuur, Amersfoort
Contractor: Van Hese Infra, Middelburg
Thatched roof: Elg Rietdekkers, Schoonebeek
photography: Katja Effting
location: natuurgebied De Scheelhoek, Stellendam, Nederland
Start-End construction: 10-2018 – 03-2019
Function: Vogelobservatorium / Bird hide, bird observatory

“原文链接:https://www.gooood.cn/t-ij-by-road-architecten-and-rau-architecten.htm



分享至: